追思中国超声医学奠基人周永昌:九十三岁仍看普通门诊

  东方网12月1日消息:中国超声医学奠基人、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超声医学科名誉主任、终身教授、上海市劳动模范周永昌上月在上海逝世,享年95岁。昨天,在他诞辰95周年之际,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举行周永昌教授追思会,缅怀这位在半个多世纪医疗生涯中用赤子对待工作、关爱患者的。

  市六医院核医学科原主任、国内核医学学科奠基人马寄晓教授今年已90余岁高龄。回忆起这位旧友,他感慨万分,“来找周永昌看病的患者一直很多,但无论是当天排队的第一位还是最后一位,他都留足时间,一边进行超声检查,一边仔细询问病史。”放射科原主任杨世勋教授与周永昌曾一同在奉贤插队落户,为村民们进行巡回医疗时,等待周永昌的队伍总是最长。“他还在当地培养了一些赤脚医生,告诉他们做超声科医生不能只搞影像,也要懂临床,如果有和影像对不上的病史,一定要多次反复询问。”当时曾有位患者的胰腺上长了肿瘤,周永昌教授力排众议,它是良性的,“开完刀之后果然是良性的,大家都对他极了。”

  1958年,市六医院成功研制出中国第一台医用A型超声诊断仪,36岁的周永昌毅然放弃了当时泌尿外科主治医生的工作,成为中国第一代超声医学人。为了能多看几名患者,他在门诊日几乎一整天不喝水,“周老说,少喝水就能少上厕所,节省的时间都能用在病人身上。”超声科副主任王燕讲到这里时,忍不住潸然泪下。

  超声科主任胡兵与超声医学的不解之缘始于1984年周永昌面向全国开设的超声班。“我之前也是泌尿外科的医生,受到了周老的鼓励才转行。”他回忆,有些医生做B超一般晃一下就结束,周老至少要做半小时以上,“在检查的过程中,他亲自帮患者擦耦合剂,有时还帮患者穿鞋,每每看见他,就能看见榜样的力量。”院长贾伟平回忆,“他总说,‘老百姓里穷人多,别让他们花太多钱’,直到93岁高龄,他依然看普通门诊,为患者带去温暖与关怀。”

  “我并不是神医,也有失误,好在我工作细致、认真一点。”这是周永昌说过的话。没有辐射、费用低廉,超声医学帮助患者及早发现问题,而我国也已成为超声医学受益人数最多的国家。

  东方网12月1日消息:中国超声医学奠基人、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超声医学科名誉主任、终身教授、上海市劳动模范周永昌上月在上海逝世,享年95岁。昨天,在他诞辰95周年之际,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举行周永昌教授追思会,缅怀这位在半个多世纪医疗生涯中用赤子对待工作、关爱患者的。

  市六医院核医学科原主任、国内核医学学科奠基人马寄晓教授今年已90余岁高龄。回忆起这位旧友,他感慨万分,“来找周永昌看病的患者一直很多,但无论是当天排队的第一位还是最后一位,他都留足时间,一边进行超声检查,一边仔细询问病史。”放射科原主任杨世勋教授与周永昌曾一同在奉贤插队落户,为村民们进行巡回医疗时,等待周永昌的队伍总是最长。“他还在当地培养了一些赤脚医生,告诉他们做超声科医生不能只搞影像,也要懂临床,如果有和影像对不上的病史,一定要多次反复询问。”当时曾有位患者的胰腺上长了肿瘤,周永昌教授力排众议,它是良性的,“开完刀之后果然是良性的,大家都对他极了。”

  1958年,市六医院成功研制出中国第一台医用A型超声诊断仪,36岁的周永昌毅然放弃了当时泌尿外科主治医生的工作,成为中国第一代超声医学人。为了能多看几名患者,他在门诊日几乎一整天不喝水,“周老说,少喝水就能少上厕所,节省的时间都能用在病人身上。”超声科副主任王燕讲到这里时,忍不住潸然泪下。

  超声科主任胡兵与超声医学的不解之缘始于1984年周永昌面向全国开设的超声班。“我之前也是泌尿外科的医生,受到了周老的鼓励才转行。”他回忆,有些医生做B超一般晃一下就结束,周老至少要做半小时以上,“在检查的过程中,他亲自帮患者擦耦合剂,有时还帮患者穿鞋,每每看见他,就能看见榜样的力量。”院长贾伟平回忆,“他总说,‘老百姓里穷人多,别让他们花太多钱’,直到93岁高龄,他依然看普通门诊,为患者带去温暖与关怀。”

  “我并不是神医,也有失误,好在我工作细致、认真一点。”这是周永昌说过的话。没有辐射、费用低廉,超声医学帮助患者及早发现问题,而我国也已成为超声医学受益人数最多的国家。

赞 () 评论